您所在的位置: -雅致料理店 > -说到KPI > -雷蛇CEO

-为何说杜甫《秋兴八首》是七律巅峰?

发布时间:2021年03月30日

【古典诗词,新鲜解读】 杜甫《秋兴八首》是七律的典范 丁启阵 玉露凋伤枫树林,巫山巫峡气萧森. 江间波浪兼天涌,塞上风云接地阴. 丛菊两开他日泪,孤舟一系故园心. 寒衣处处催刀尺,白帝城高急暮砧.​   1 阅读这一首诗,两个背景知识需要了解. 杜甫的《秋兴八首》,一般认为作于大历元年,即公元766年,这一年杜甫五十五岁.诗写于夔州(今重庆奉节).好友严武于代宗永泰元年(764)四月去世,杜甫一家在成都的生活失去了依靠;加上“厌蜀交游冷”之类的原因,杜甫于五月离开成都.计划可能是,回到家乡洛阳定居,或者先到青年时代曾经游历过的吴越(今天江苏浙江)一带重游一番.但不幸的是,因为身体的原因,“儿扶犹杖策”(《别常徵君》),走路都有困难,根本无法作长途旅行.当年的整个秋天、冬天便在云安卧床养病中度过.第二年晚春,才得以移居夔州.从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中“即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”等诗句看,杜甫是急于离开蜀地的.但是,现在却被迫滞留云安、夔州,而且不知道哪一年能够离开蜀地.不难想象,杜甫的心情是很糟糕的. 这是由八首七言律诗组成的连章组诗.这组连章组诗,跟一般的组诗(例如陶渊明的《饮酒诗二十首》)不一样,它是一个有机的整体,每一首诗的顺序都是固定的,不能随意调换,每一首诗都是组诗必要的成员,缺一不可.王嗣奭对此有很好的阐述,“《秋兴八首》,以第一首起兴,而后章俱发中怀.或承上,或起下,或互相发,或遥相应,总是一篇文字.拆去一章不得,单选一章不得.” 《秋兴八首》的内容,浦起龙有个简要的概括,“明写秋景,虚含兴意,实拈夔府,暗提京华”.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的《唐诗选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)和萧涤非《杜甫诗选注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),有更为明确的概括.前者是“大抵抒写身居夔州的漂泊之感和心忆长安的故国之思”,后者是“大抵前三首详夔州而略长安,后五首详长安而略夔州;前三首由夔州而思及长安,后五首则由思长安而归结到夔州;前三首由现实走向回忆,后五首则由回忆回到现实”. 2 “玉露凋伤枫树林”,是《秋兴八首》的第一首.除了是组诗的起兴、充当组诗纲领外,它本身也有相对独立的内容,那便是:因夔州巫山巫峡一带的秋天景象触发,而产生对故园、家乡浓郁的思念之情. 具体地说,第一句,玉露凋伤枫树林,是近处眼前之景,秋天的景色,奠定悲秋的基调.第二句,巫山巫峡气萧森,远眺所见巫山、巫峡景象,萧森,萧瑟阴森.一二句连起来,是由近及远地写景.第三句,江间波浪兼天涌,是俯瞰之景,峡中长江波浪滔滔,说明行舟之难,出峡不易.第四句,塞上风云接地阴,是仰望之景,天地相连,一片阴暗.总之,前四句是写景. 后四句写心情.丛菊两开他日泪,说的是自己上一年春天离开云安来到夔州后,这已经是第二次在夔州看菊花开放了.他日泪,有两种可能的意思:一是从前的眼泪,一是日后的眼泪.当然,也可能是从前、日后兼而有之.孤舟一系故园心,说的是,这两年里,心里一直系念这故园,归心似箭.这两句是所见景物(菊花)引起乡愁.第三四句,寒衣处处催刀尺,白帝城高急暮砧,是所闻增加乡愁.第三句是裁制新衣,第四句是熨烫旧衣,隐含身为游子,自己新旧衣裳皆无的艰难困苦,加深乡愁. 律诗前半写景,后半抒情,是杜甫律诗写作常用的手法. 3 《秋兴八首》中的思想、感情,忧国忧民,思乡思亲,不用说都属于我国古代占主流地位的儒家思想范畴,被大多数人所接受.换言之,思想感情的正确是毋庸置疑的.但对一千三百多年后的二十一世纪的读者来说,这种正确的思想感情,其实并不重要.原因之一,杜甫所忠诚的是已经不复存在的李唐王朝;原因之二,杜甫表达这种思想感情的作品,远不止《秋兴八首》,其他很多作品都表达过同样的思想感情.原因之三,对当代人来说,《秋兴八首》的主题思想过于沉重,缺少娱乐精神.实际上,最喜欢《秋兴八首》的是文史学者和格律诗的爱好者,并非普通读者喜闻乐见的类型. 对二十一世纪的读者来说,《秋兴八首》“玉树凋伤枫树林”最值得注意、琢磨的,是它的技术:成熟、严谨的平仄格律,语音上双声、叠韵、叠音等的使用,词语色彩的搭配,词法、句法上的讲究,典故的运用,等等.有美国学者,甚至专门从语言学的角度,对杜甫《秋兴八首》的魅力进行了深入、细致的分析(高友工、梅祖麟《唐诗的魅力》). 叶嘉莹先生认为,唐朝初年开始出现的七律,“…在杜甫之前,很少有人能够写出成功的作品,是杜甫才真正从内容意境与艺术技巧两方面发展了七律,将这种体式发展到一个完美成熟的阶段.”无论是叙述的形式,选取重点意象,还是使用拗体,各种形式,杜甫都可以写得很好.总之,想要领略七言格律诗的魅力,不能不读杜甫的作品. 而《秋兴八首》是杜甫七言律师中的典范之作.黄生说,杜甫七律当以《秋兴》为“裘领”,是杜甫一生心神结聚之所作也.换言之,《秋兴八首》乃是杜甫七律的压卷之作.杜甫自己说过“老来渐于声律细”、“新诗改罢自长吟”的话,可见到了晚年杜甫是一位在声律上非常讲究的诗人.杜甫的诗歌,尤其是晚年的律诗,经得起任何认真仔细的推敲.音韵学名著《切韵》的陆法言序中国有一句话,叫做“若赏知音,即须轻重有异”.杜甫的《秋兴八首》诗是非常好的赏知音材料. 这里举两个例子说一说. 诗的开头为什么是“枫树”呢?钱谦益认为,源于宋玉《招魂》:“湛湛江水兮上有枫,目极千里兮伤春心.”宋玉用枫树表现伤心.杜甫继承了宋玉的这种用法.其实,中国古代诗词中的悲秋传统,一般认为也起源于宋玉,其《九辩》:“悲哉!秋之为气也,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……”.叶嘉莹则认为,“玉露”所隐藏的白色与“枫树林”所隐藏的红色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,“……那是一种生命的凋伤,不是普通生命的凋伤,而是一种那么鲜艳、那么美丽的生命的凋伤,这就更增加了生命的悲哀.” 再请看钱谦益对诗歌三四句和七八句的分析.三四句:江间汹涌,则上接风云.塞上阴森,则下连波浪.此所谓悲壮也.丛菊两开,储别泪于他日,孤舟一系,僦归心于故园,此所谓凄紧也.七八句:以节则杪秋,以地则高城,以时则薄暮.刀尺苦寒,急砧促别……公孙白帝城,亦英雄割据之地.此地闻砧,尤为凄断. 多位学者,都曾经把《秋兴八书》比作交响乐,同一个主题,表现手法反复变化,旋律不断展开.“……分开来可以单独成篇,头脚俱全,合起来首尾相应,脉络畅通.在主题基本一致的情况下,每首诗在形象和色彩上不断变化……在每首诗中空间点和时间点的相互关联都十分细密,像经纬一样交织.”(谢思炜《杜甫诗》)